中国关键领域改革起步,精髓是向体制外释放利益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在11月召开,境外华文媒体近期连续刊文予以关注。分析指出,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已经提前进行,这将为三中全会的进一步改革扮演催化剂的作用。由于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深化改革的阻力越来越大,最根本的途径就是以开放促改革,而其中的精髓就是向体制外释放利益。

关键领域改革已悄然展开

香港《文汇报》指出,实际上,今年3月“两会”之后,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已“偷步”改革,为三中全会后“习李”大手笔改革做出了先行铺垫。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裴长洪认为,今年以来政府一系列应对举措都反映了新一届领导人重视从改革开放、激活经济内在活力入手的新理念。在稳增长的同时,中央对改革谋篇布局,更在关键领域“偷步”先行,借此将改革之箭打磨得更加锋利。

该报指出,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层对改革筹谋已久,特别是今年以来,在改革总体方案设计的最后冲刺阶段,中央七常委先后30余次赴地方考察调研,足迹遍布20省市区,既为三中全会发先声,更释放出改革端倪。

香港《大公报》刊文称,当前的改革大幕已在各地展开,目前的中国已经进入了三中全会之前的预热期。各地依据当地实际情况分头开展的改革探索。

山东省长郭树清推行的金改新政,被认为是最为典型意义的探索之一。而行政体制改革特别是简政放权、简化行政审批,北京走在了全国的前列;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为东北老工业基地和偏远内地的黑龙江企业发展倾注了大量精力。由上海自贸区和十余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为引领,一批改革试点正在为全局改革探路。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更早一些时候,中央政府也已经批准了广东省珠海的横琴、深圳的前海、广州的南沙区和福建省的平潭等,作为新一波开放的试验区。这些新的试验区各具特色和自身的功能,它们在国家新一轮的改革和发展过程中,注定要扮演一个关键的角色。

日本新华侨报网指出,习李为改革喊话,是三中全会主题的“预热”,从中传出诸多改革新信号不难捕捉。中国不会为追求之前的高增长而牺牲结构调整与改革的步调。

香港《文汇报》指,从前期调研和政策制定看,当前习李谋划的新一轮改革包括两大类,一类是重点在拉动内需、稳定增长方面发挥作用,发挥短期效应的改革;另一类改革,则是着眼于长期的体制机制性问题,有利于增强市场内在活力和动力,真正通过调结构、转方式来增强社会整体效益的改革。

《大公报》则援引中国人民大学学者刘元春观点指出,现在破除既得利益集团的序幕已经拉开,党风整顿、八项规定、群众路线,都可以归结为吏治整顿,这些有助于为新的改革方案的出台来铺平道路。

改革深水区向体制外释放利益

香港《文汇报》指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5个年头,经历了七次三中全会,因利益格局不同,改革难以推进,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早在上任之初就提出,“触动利益格局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已是此次三中全会推进改革的难点与困境所在三中全会六项改革与八大重点改革领域.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中国社会正处于巨大的转型期。转型表明经济、社会、文化各方面的巨变,而巨变需要制度的改革。道理很简单,只有通过体制改革,才能实现现存体制和变化了的现实之间的一致性。

文章指出,首先,体制创新可以回避直接触动既得利益所带来的巨大风险。体制创新就是在既得利益之外培养新的利益。第二,新的利益成长起来之后,就可以对既得利益构成竞争和压力。面对竞争和压力,既得利益本身就会产生改革的动力。改革永远是一个用新利益来改革旧利益的过程。

文章说,以开放促改革已经是中国发展的顶层设计。不过,应当指出的是,早期的开放更多的是指向其他国家开放,但后来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开放也包含了向体制外的利益开放。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文章说,改革中真正难办的是如何让“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这对天然矛盾体取得平衡,这才是改革的真正“深水区”。